首頁聯繫我們
點贊(0)
評論(0)
上一篇
下一篇
一言不合打羣架,悔青腸子!
源稿:温嶺日報 發佈時間:2020年10月16日 10:29:21 編輯:王怡
(0)

本網訊(記者 趙雲 通訊員 葉紅雨 陸珍友)

10月12日上午,隨着法槌的一槌定音,農某終為自己的衝動付出了沉重代價:犯聚眾鬥毆罪,判處有期徒刑3年5個月。

農某召集來的同夥,都是他廠裏的同事,且都剛成年沒多久。當天,和農某一樣,這些同事也均獲刑。

聚眾鬥毆行為嚴重危害社會公共秩序,因此承擔的法律後果比較嚴重。一些年輕人情緒偏激、自我約束弱,有了矛盾和衝突,頭腦不冷靜,往往會引發暴力事件,傷害別人,也損害自己。

聚眾鬥毆,8人獲刑

5月17日晚上10時多,澤國鎮牧南村一鞋廠門口,發生一起打羣架事件。警方趕到現場後,發現有幾名男子受傷,於是將他們送到醫院治療。

鞋廠門衞稱,當晚他在鞋廠門口值班,看到四五人手持棍子等從鞋廠宿舍樓上跑下來。他喊了一聲,沒喊住,四五人跑出廠門口,跟外面的一幫人打了起來。雙方打了幾分鐘就打完了,四五人又跑回了廠裏。

據門衞分析,廠裏的人跑出去時,對方已經在外面等着了,雙方一見面就打,應該是事先約好的。

根據鞋廠門口監控,警方很快找出了鞋廠裏參與打架的5名員工。他們就是農某等人。

農某來自廣西,18歲,脾氣比較暴躁。之前,農某和對方在快手App上發生爭執,於是雙方約架。雙方打架用的工具有木棍、菜刀、尼泊爾軍刀、鋼管、紅纓槍等。

這次打架事件中,對方一人受傷,構成輕傷二級,農某方二人受傷,傷勢均構成輕微傷。

法院審理後認為,農某等人行為均已構成聚眾鬥毆罪。此案中,已有8人獲刑,分別被判處有期徒刑1年5個月到3年5個月不同刑罰。

如何引發的

雙方在快手App上怎麼發生爭執,又如何發展為互毆的?事後,雙方均稱説不清,稀裏糊塗就打起來了。

之前,雙方並不認識。據農某稱,他在快手上看到兩名男子的視頻,上面寫着“兩個人吃四方”。農某覺得不爽,就評論:一個人吃五方。對方回覆:面對。我説:“好。”農某説,“面對”的意思就是打架。

陶某,為打架的另一方,17歲,貴州人。陶某稱,因在視頻評論中發生爭執後,他在快手私信裏讓對方發微信過來,對方沒有發,他們在私信裏吵了一會兒,對方説在城北街道九份村。於是,陶某叫了人去,但沒找到對方。

接着,雙方又在私信裏吵了起來,農某方給陶某方發去了微信,雙方加了微信,互發語音對罵。陶某讓對方到牧南公園打架,但對方沒過來。農某方稱他們在鞋廠,於是陶某方跑到了鞋廠門口。

潘某,19歲,雲南人,他是陶某打電話叫來參與打架的。潘某稱,陶某一個電話,他就過去了,他還叫來了孫某。陶某還叫來了其他人,他們來到牧南公園,沒看到對方人。接着,他們又跑到鞋廠門口,但過去的只有三四個人,其他人待在公園裏,不敢過去。

到鞋廠門口後,農某方只有兩個人,陶某方衝過去打對方。之後,鞋廠又衝出來幾個人,陶某方見狀,馬上逃跑。陶某逃走了,但潘某和孫某沒逃掉,被打了。

幫架,受傷又獲刑

上述案件中的孫某,其傷勢達到輕傷二級,是該事件中受傷最重的。孫某在庭審中稱,這次受傷花費了2萬多元的醫藥費,還留下了後遺症,對方也未對其進行賠償。此外,孫某還被法院判處有期徒刑3年。

楊某是另一起聚眾鬥毆案件的被告人。楊某今年21歲,貴州人,在我市打工。去年4月初,楊某被朋友趙某叫去他的宿舍。當時,宿舍裏還有其他很多人。原來,趙某與人發生爭執,雙方約好在澤國鎮牧南公園打架。

之後,楊某跟着趙某等人來到牧南公園,和對方互打。楊某找了一根木棍,打向對方。期間,楊某的木棍被對方奪走,他馬上逃跑,對方追着他打。楊某被打成輕微傷。

這起打架事件,因聶某等引起。聶某在快手上看他人直播,説對方長得醜,於是雙方發生爭吵,進而約好在公園裏打架。從爭吵到打架,也就是一個小時的事情。

參與打架的人,均被追究了刑事責任。楊某也於去年12月底在貴州落網。日前,因犯聚眾鬥毆罪,楊某被法院判處有期徒刑3年。對於幫架一事,楊某悔青了腸子。

從盜竊到聚眾鬥毆

這起聚眾鬥毆案發生在前年,由一起盜竊案引發。

安某、隴某、張某、祖某等人來自雲南、貴州等地,當時均未成年。從2018年10月起,這夥人頻繁盜竊助力車。

同年10月23日凌晨,這夥人來到城北街道山頭趙村實施盜竊,竊得了兩輛助力車。之後,安某將一輛助力車藏匿於南山村一橋洞內。

時年20歲的雲南男子胡某是失主之一。發現車輛被盜後,他在附近尋找,最終在橋洞內找到了被盜車輛。

胡某分析,偷車者肯定會過來取車,於是叫來多名朋友在附近蹲守。沒多久,安某過來取車,胡某等人對安某進行了毆打。之後,路人報警,胡某等人離開。

第二天,安某以被胡某等人毆打不爽為由,找到隴某、張某、祖某等人要求報復。隴某等人同意,經商量後,由隴某通過微信向對方約架,並與祖某一起購買了鋼管。當晚7時許,安某等人攜帶砍刀、鋼管等,趕到約架地點城北街道惠民小學附近。

胡某方也叫來了十餘人,攜帶棒球棍等工具先後來到惠民小學附近。安某等人戴着口罩看到對方後,持砍刀、鋼管追打對方,雙方隨即發生互毆。在鬥毆過程中,3人受傷。後經鑑定,他們的傷勢均構成輕微傷。

此事件中,有十餘人獲刑,多人被判處3年以上有期徒刑。判決書上特意寫道:安某、隴某、祖某、張某出於不勞而獲的思想,為圖財從而走上盜竊的犯罪道路;因法律意識淡薄,為小事糾集多人蔘與打架,從而走上聚眾鬥毆的犯罪道路。

為何判這麼重

浙江法錘律師事務所盧嶽律師稱,聚眾鬥毆是指為報復他人或爭霸一方等不正當目的,糾集他人成幫結夥地互相鬥毆破壞公共秩序的行為。

“這種行為不僅嚴重危害社會公共秩序,而且在打架過程中,會有對他人財產、身體健康甚至生命,造成嚴重危害後果,社會影響極其惡劣。”盧嶽稱,因此,有關部門對聚眾鬥毆行為的打擊力度是非常大的。

根據《刑法》規定,聚眾鬥毆的,對首要分子和其他積極參加的,處3年以下有期徒刑、拘役或者管制;有下列情形之一的,對首要分子和其他積極參加的,處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:多次聚眾鬥毆的;聚眾鬥毆人數多,規模大,社會影響惡劣的;在公共場所或者交通要道聚眾鬥毆,造成社會秩序嚴重混亂的;持械聚眾鬥毆的。

盧嶽稱,參與聚眾鬥毆的往往是法律意識淡薄、極易衝動的年輕人,特別是年輕的外來務工人員。遇到矛盾時,一定要冷靜思考,不能衝動魯莽,更不能召集他人以暴力解決問題。遇到朋友請求幫忙打架時,要明確拒絕,並對其進行勸阻。

記者手記〉〉普法不能缺失,管理不能疏忽

因瑣事糾紛引發聚眾鬥毆,最終付出沉痛代價。為什麼這樣的悲劇一再上演?根本原因是法律意識淡薄,年輕氣盛自控能力較差。

對於年輕的外來務工人員而言,影響他們價值觀的,無非是家庭和社會。農某的案子中,多名被告人在庭審時稱,願意賠償對方傷者的損失。然而,他們卻沒有能力賠償,他們的家人也聯繫不上。很顯然,他們走上犯罪道路,和家庭教育的缺失有很大關係。

先天不足,那就後天彌補。他們外出打工走上社會,往往以地域關係、親緣關係為紐帶糾結在一起。大家平時關係相對緊密,在遇到糾紛時,往往依靠人多勢眾,囂張跋扈,以暴力解決問題。

對於此類犯罪,除了事後的嚴厲打擊,事前的防範更加重要。針對外來務工人員法律意識淡薄的問題,相關部門和企業應該多開展法制宣傳,明確利害關係,使他們知法、懂法、守法,在他們的心中拉起不能觸摸的法律高壓線。對企業員工的法制教育,不能停留在表面,要多開展、常開展,讓他們入腦入心。

農某等人住在鞋廠的員工宿舍裏,案發時,卻從宿舍裏拿出紅纓槍、軍刀等器械,説明企業疏於管控。今年,城北街道組建了企業“平安經理”羣防羣治生力軍,員工有家庭暴力行為、暴力傾向、吸毒者及精神病人,員工宿舍內存有刀具、弓弩等違禁物品,員工宿舍內酗酒滋事等,都是“平安經理”關注的範圍。可以説,“平安經理”守住了企業的安全門。

如果農某所在的鞋廠,也有“平安經理”,也對員工進行多方面的關注,這起事件將會是另外一種結果了。

除了完善企業內部管理,引導員工安全生產,企業還應重視對員工進行道德教育和企業文化宣傳,對年輕員工較多的崗位應時刻關注其心理健康、提高其個人素質,營造健康向上的生產和生活氛圍。

推薦文章
相關新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