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聯繫我們
點贊(0)
評論(0)
上一篇
下一篇
温嶺傳説丨神話傳説知多少?一起探祕温嶺老橋
源稿: 發佈時間:2019年08月27日 17:15:34 編輯:蔣路婭
(0)

縱觀民間故事,你會發現有不少關於橋的傳説。不管在哪裏,建造橋樑都是一項重大的工程,當地百姓需要耗費不少汗水和心血。為了祝願建好的橋樑萬年穩固,保佑過橋之人平平安安,人們在橋樑落成之後,都會舉行一定的開橋儀式,甚至喜歡用一些神話傳説去美化它,使其更具神聖性。那麼在温嶺,都流傳着哪些有關橋的傳説呢?

縣官賜橋名

在新河,一條自南向北的大河攔腰斬斷了肖家橋街。於是,百姓造了一座大石橋,名為“肖家橋”,用來連接東街和西街。這座大石橋寬約八丈,長近六丈,橋兩邊有石護欄,造型精美,已有160多年的歷史。

據周邊老人説,當時肖家橋街的居民幾乎都姓顏,連接東西兩街的這座大石橋也是姓顏的人出錢造的。那麼,為什麼不叫顏家橋?這裏有一個故事。

大石橋造好的慶典那日,風和日麗。肖家人起了個早,派人擔着饅頭,順着縣官要走的大路,敲鑼打鼓地分發饅頭,傳播縣官要到肖家為大石橋剪綵的消息。消息一傳十、十傳百,住在大路兩邊的百姓都來到肖家看縣官給大石橋剪綵。於是,從橫湖橋一直到跛腳店的路上,匯成了一條人流,縣官坐的大轎也被夾在中間。

一路上,縣官從百姓口中聽到的都是“到肖家看橋”“看剪綵”。於是,在慶祝典禮上,縣官剪了彩,帶領官員走過大石橋後,賜名這座橋為“肖家橋”。從此,肖家橋這個名字就世世代代傳下來了。

麻餈做橋墩

據有關史料記載,由於温嶺負山瀕海,在古代,洪澇、乾旱等自然災害比較頻繁。為了治理水患,人們在新河一帶相繼建造了中閘、麻餈閘、北閘、下盧閘等閘橋,形成一個閘橋羣。其中,麻餈閘位於新河鎮南鑑村原高橋鄉駐地東約500米的河上。《光緒太平續志》稱其為“朱文公建。俗傳橋石將斷,仙人以麻餈粘之,故名”。

傳説,當時建橋架到最後一根橋墩時,大家發現上面出現了一道裂縫。工匠們心裏很着急,因為已經擇好日子,明天就要通橋了,現在再去買橋墩運回來肯定來不及了,怎麼向鄉親們交代呢?有的工匠急得哭了,連家人送來的點心(冷飯、麻餈等)都無心下嚥。

正在這時,一位討飯人路過,看到新橋的旁邊有些點心,便上前去向工匠們討點麻餈吃。看着討飯人的身上髒兮兮的,大家都不想理睬他,但他就是賴着不走。此時,其中一個工匠説話了:“明天就是開橋儀式,可造新橋的最後一根橋墩裂了,大家都急死了,實在沒心情,你快點走吧。”討飯人笑着説:“這有什麼難的,你讓我吃飽飯,一切好辦!”工匠們認為討飯人在開玩笑,就説:“你有本事把橋鋪上,整籃麻餈都給你吃。”

討飯人一聽,滿口答應,蹲下身子,一會兒就把七八個人吃的麻餈吃到只剩一塊。只見他站起來,將麻餈往橋墩裂縫上一粘,説了句“好了,加上吧”,人就消失不見了。工匠們甚是驚訝,發現橋面架上去後真的沒問題,難道有仙人來解難?

新橋造好後,人們從橋上過時,只覺得腳下軟綿綿的有彈性,便想起這橋墩是仙人用麻餈打底的,故稱之為“麻餈橋”(今麻餈閘)。

新人開新橋

提起位於温嶠鎮南部的温嶺街,温嶺人都很熟悉。作為台州與温州的交界之地,當時的温嶺街,可謂人傑地靈,街市繁華,生意興隆,很受官府的器重和關注。

清道光二十九年,山東籍張夢蘭任太平(今温嶺)縣令。當時,温嶺街在下街頭某處造了一座新橋,雖説規模不是很大,也稱不上雄偉和壯麗,但畢竟是當地一大工程。新橋落成之後,當地要舉行隆重的開橋儀式,典禮這一天,百姓特恭請縣令張夢蘭前去。

於是,縣令張夢蘭在眾紳士的熱忱陪同下親臨現場。就在時辰將到的關鍵時刻,大路上吹吹打打過來一座大紅花轎。大家猜測,這座大紅花轎應該是有意趁着這次機會,想第一個過橋,討個吉利(開橋儀式當天,如果正好有嫁娶之事,也可請新人開橋)。只見大紅花轎內端坐着一位頭戴鳳冠、身着霞帔的新人。這時,重禮數、識禮儀的縣令張夢蘭,慌忙雙膝跪倒在轎前:“正宮娘娘到此,卑職恭請娘娘開橋。”眾紳士瞬間茫然無策,眾衙役一時驚慌失措。幸好,轎中這位新人還算有點見識,慌忙出轎,雙手扶起張夢蘭説:“我是假冒的正宮娘娘,今天只是暫借正宮娘娘衣飾……”新人意欲跪拜縣令,卻被張夢蘭雙手扶住:“卑職不敢,卑職不敢!”

這一系列的舉止,讓在場的紳士、衙役及眾百姓佩服得五體投地。縣令張夢蘭的再三禮讓,讓這位新人實在無法推脱開橋的神聖職責,只得重新上轎。只見鳴鑼開道,轎至橋邊,新人下轎高聲念道:“縣尊老爺步步高,叫我新人開新橋。新人腳踏橋上過,永保新橋萬年牢。”

縣令讓新人開橋,成了温嶠的一段歷史佳話。


本版內容摘自《温嶺民間文學》


推薦文章
相關新聞